当前位置:首页
/ 军休总站 / 峥嵘岁月

刘文兴:青春淬火铁血军魂

发布时间:2019年09月09日 09:19 信息来源:威海市军队离休退休干部服务管理中心 阅读次数: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刘文兴,1931年9月生于文登汪疃镇曹家房。1946年10月入伍,在陆军九十二师步兵二七六团,任排长、连长、营长,司令部副参谋长、副团长,参加过淮海战役、渡江战役等。期间,荣立三等功2次,四等功2次,被团通令嘉奖1次。1983年离休,现居住在威海市文登区军休所。

胶东革命史是一部由小到大、由弱到强、艰苦奋斗的成长史,也是一部英勇不屈、前赴后继、英雄辈出的斗争史。我由衷敬佩这些老革命者,从心底把他们看做是最可爱的人,所以当得知能去采访他们的时候,内心止不住地兴奋起来。

刘文兴是文登军休所现在健在的19位离休老干部之一,得知我们要来采访他时,早早备好水果和茶水,家里拾掇得一尘不染,可面对我们的时候,这位身经百战的老战士一时竟有些羞涩。他说:“没什么可说的,比起我那些战友,我真的没什么。”

眼前的刘老精气神十足,完全看不出已经84岁高龄了。随着我的话题引导,他的思绪又回到了那个烽火连天的岁月。

刘文兴1931年出生于文登县汪疃镇曹家房村。童年的生活虽然饥寒交迫,却也算安稳平和。不料到了1938年,日本鬼子攻占胶东半岛,从威海一路往南打过来,把他家及邻居的40多间房子全部烧毁,家人无家可归,他只能借住到邻村的亲戚家。由于曹家房村地理位置重要,日本兵就在这里挖起了战壕,周边修建了4座炮楼,把他们村设为一处重要据点驻扎下来,并修缮了数间房子作为士兵宿舍。

当时驻扎在此的鬼子中队,有日伪军七八十人,需要一个收拾卫生的人,机缘巧合,已经14岁的刘文兴迫于生活所需走进了这个日本人的据点。他每天从邻村返回曹家房,干完活就回家,从不多说一句话。由于他还是一个孩子,那些日本兵并不理会他,只要他干好活,其他的并不过多干涉。但有一名“二鬼子”极其凶狠,动辄就对他大吼大叫,真可谓“阎王好当,小鬼难缠”。刘文兴目睹着这些凶残的官兵烧杀抢掠,内心里产生了极度的仇恨。尤其是那个“二鬼子”,经常鸡蛋里面挑骨头,无端指责刘文兴,他的眼泪“啪达啪达”往下掉,可人小力弱,只能把憎恶埋在心里,希望自己快快长大,能够好好教训一下这些“二鬼子”,出出心中的恶气。

1945年的一天夜里,八路军突然对这个据点进行了袭击,但因鬼子占据了有利地形,四座炮楼互为犄角,火力交叉,八路军战士一时没能攻打下来,只好撤退。刘文兴第二天到据点时,发现这里比以往加强了警备,尤其是外人进出盘查严格,但他冥冥中觉得第二次攻打很快就会进行。实际上当时威海地区的抗战形势已发生了根本性变化,人民抗日武装逐步进入战略反击阶段。

又是一天夜里,枪声大作,曹家房据点火焰冲天,刘文兴蓦然从睡梦中惊醒,快速穿起衣服,悄悄从邻村赶往据点附近。只见八路军与日伪军交火激烈,火线在空中穿梭。据点里的火力很猛,压制得八路军无法行动。刘文兴心里暗暗着急,期待着八路军能出奇制胜。果不其然,过了一段时间,八路军就组织了集中攻击,枪声、手榴弹声响成一片,同时听到有人对着鬼子喊:“赶快投降,优待俘虏!”鬼子兵哇啦啦乱叫,凶神恶煞,极力反击,猛然间只听一声惊雷,第一个炮楼被炸塌,鬼子死伤一片,其余三个炮楼猛烈反扑,步枪声、机枪声如炒豆般更加剧烈,八路军也出现了不小的伤亡。

刘文兴心急如焚,恨不得自己能跑上去把炮楼炸掉,可他手无寸铁,头上子弹纷飞,稍有不慎就会被打成“筛子”。正在着急间,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,第二座炮楼被炸成废墟。鬼子兵顽固不化,无论八路军怎么喊“缴枪不杀”,他们仍顽固抵抗,拒不缴枪,龟缩在剩下的两个炮楼里,子弹如雨水般向四周倾泄,八路军寸步难行,战士不断出现伤亡,刘文兴期待着再来几声巨响。不出所料,就在双方交火正紧时,又是两次地动山摇,剩余的两个炮楼一下子冲上了天,敌人的枪声顿时哑了,八路军勇敢地冲上去,鬼子和“二鬼子”绝大部分被炸死,剩下的大多受了伤,没有了战斗能力,无奈举手投降。八路军打了一个大胜仗,周边百姓早就围在附近,这时才涌上来,欢欣鼓舞,看着战士们打扫战场。刘文兴在俘虏群里挨个察看,也没看到那个让他恨之入骨的“二鬼子”,心想肯定是在炮楼爆炸中灰飞烟灭,心里无比舒畅,就跃跃欲试也想参加部队,杀敌报国,可惜自己年龄小,家里也不同意,只能把这一愿望埋在心底。

1945年8月,中国人民经过长达8年不屈不挠的斗争,终于取得胜利,日本侵略军无条件投降,刘文兴一家也终于搬回了自己的村庄。

赶走了日本鬼子,国民党又挑起了全面内战,这时已是1946年10月。16岁的刘文兴长成了小伙子,内心始终涌动着一股热血。当时村里办了一个学习班,5个年轻的小伙子聚到一起,有人提议去当兵,刘文兴毫不犹豫地说:“去!”他们怕家里人阻挡,怀揣干粮,连夜悄悄上路,赶到了离家50多里地的葛家解放军征兵处,有3人体检合格,其中就有刘文兴,他正式成为了一名解放军战士。

经过近一年的各种训练,刘文兴同战友真正持枪奔赴战场,先后在莱阳、海阳、掖县、兖州等地作战,随后又参加了济南、淮海等大型战役,以及渡江战役、福建战役等。

回想在战斗中负伤的情景,刘文兴摸摸自己的后脑勺,说:“这个疤痕还在,这是在掖县攻坚战中的负的伤。”1947年10月,刘文兴所在的陆军第九十二师步兵二七六团二营,负责配合其他师部,于夜间突然向敌军展开炮火急袭,发起全面攻势。攻城时,掖县部分城墙已炸毁,临时防御工事也在攻击中不断被摧毁,但城中遍布巷子和地堡,易守难攻,刘文兴和战友们采取迂回隐蔽战术,打得敌军措手不及,战斗非常激烈。就在敌我交火之时,敌军的一枚手榴弹突然在刘文兴身后炸响,“轰”地一声,刘文兴只觉得两耳轰鸣,脑子一阵昏眩,后脑勺一股热流涌出,他伸手一抹,才发现自己的后脑勺被炸伤,晃晃脑袋感觉并不严重,就继续战斗。

此次攻坚战由于我军指挥得当,战士们作战勇猛,敌军几乎全军覆灭,俘敌团长、副团长以下2267人,毙敌500余人,掖县战役取得大捷。在打扫战场的时候,刘文兴还背回两杆长枪,荣立三等功,并从战士晋升为班长。此后参加的各次战役,刘文兴都像他当初钦佩的八路军战士一样,敢拼敢闯,屡建战功。先后被授予三等功二次,四等功二次,团通令嘉奖一次,由班长一步步晋升为副排长、排长、副连长、连长、营长、副参谋长、副团长,直到转业离休。

陷入回忆中的刘文兴,忽然话头一转,告诉我说,1949年福建战役胜利后,他所在的部队前往晋江休整。一个休息日,他走在大街上,猛然发现了当年在曹家房据点经常斥骂他的那个“二鬼子”。虽然过去了很多年,可那人的样子已经深深烙印在刘文兴的脑海中,虽然那个“二鬼子”现在的模样稍有改变,但刘文兴还是一眼认出了他。此人这时穿着解放军军官的服装,一脸正气凛然,与当年凶狠的样子大相径庭。刘文兴一时怔立当场,此人已经认不出刘文兴了,两人擦肩而过。

刘文兴非常惊恐,想马上回部队向领导汇报,该人可能是混入我军的特务。可身边另一部队的战友却认识此人,告诉刘文兴,此人是大家争相学习的抗日英雄——伟××,他看过很多宣传材料,还原了当年伟××在胶东半岛的敌后经历。

原来,当年的伟××深入敌后,把自己伪装成一个为日本人效力的“二鬼子”,对刘文兴的吼骂都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。伟××细致地发现,同在一个班的班长对日本人的行径同样义愤填膺,只是出于生活所迫,投错了队伍。后来,在他的引导下,班长同他住在邻村的妻子都暗地里加入了八路军。第一次攻打炮楼失利后,这位班长每天清晨夹着铺盖卷回邻村探望他的妻子,傍晚回来的时候又把铺盖卷带回中队,每次铺盖卷里都夹着炸药,由伟××组织人员神不知鬼不觉地埋到4座炮楼的合适位置。经过周密安排和部署,见时机成熟,才打响了第二次战斗,与部队里应外合,成功赶走了日本兵,收复了失地。当时我军弹药装备较差,根本没有大炮等重武器,如果不是伟××等人冒着生命危险,机智勇敢地提前埋好炸药,不但4个据点拔不掉,部队的伤亡必将惨重。

刘文兴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后,内心波澜起伏,对这件事终生难忘。他想不到自己念念不忘的“坏蛋”竟然是个抗日英雄,不禁肃然起敬,更坚定了自己的信念:跟着共产党,解放全中国!

如今,84岁高龄的刘文兴在文登军休所里与老伴一起颐养天年。他说:“虽然我大大小小打了数百场仗,荣获了一些战功,但比起那些死去的战友,很多人甚至连尸骨都没留下,要写就多写写他们。我没有什么丰功伟绩,挨过的抢,受过的伤,都不算什么。我能活到现在,看到祖国翻天覆地的变化,就很满足了!”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