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
/ 军休总站 / 峥嵘岁月

我在五星红旗下成长

发布时间:2019年08月19日 09:21 信息来源:威海市军队离休退休干部服务管理中心 阅读次数: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1945年农历2月,我出生在黑龙江省,某镇一个农民家庭。解放前,家里无房无地,父亲给地主家当长工。那时,父母每天起早贪黑辛勤操劳,勉强养活一家大小六口人,日子过得紧巴巴,可以说,吃上顿愁下顿,在困苦中煎熬。1949年10月1日,北京天安门广场,鲜艳的五星红旗高高飘扬,全国各民族伟大领袖毛主席,在天安门城搂上,向全世界庄严宣布:“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!”顿时,全国人民欢呼跳跃,从此中国人民站起来了,并当家做了主人。我家分到了房子,也分到了地。从此过上了不愁吃不愁穿的生活。

1953年8月的一天,妈妈给我穿上新衣服,买了新书包,还给我起了个大名送我上学。妈妈说,在旧社会,咱家穷,上不起学,你爸妈都没上过学,一个大字都不认识,就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,出门办事处处受憋。现在好了,毛主席、共产党领导咱穷人翻身解放了,咱家日子也好过了,爸妈也有能力送你们上学读书了。你到学校一定好好学习,将来做个有文化有本事的人。就这样,我带着妈妈的亲切嘱托,愉快地跨入了镇中心校的大门。

上学后,我牢记妈妈的话,认真读书学习,听老师的话,遵守纪律,积极劳动,不到一年的光景就加入了中国少年先锋队。每天,我脖子上系着五星红旗的一角——鲜艳的红领巾,兴高采烈的进出学校的大门。从此,五星红旗就在我心中。当时的少先队歌的歌词:“我们是新中国的儿童,我们是新少年的先锋,团结起来,继承着我们的父兄,不怕艰难,不怕担子重。------”在五星红旗的辉映下,在少先队歌的鼓舞下,我刻苦努力学习,在班级里学习成绩一直很优秀,道德品行,劳动等方面都不错。因此,1959年7月小学毕业后,荣幸被学校保送到县城第一中学。

县城第一中学距离我家很远,因交通不便,汽车票价也很贵,再说我也不愿耽误课程,所以,我只能在每年的寒暑假回家。由于长期住校生活,很快就养成了独立的生活习惯,自立能力很强。在校党团组织及老师的关怀培养下,我刚上初二就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,还当了班长。在班长的位置上,一直到初中毕业。1962年7月初中毕业。当时刚度过三年自然灾害,我县特别强调农业,所以,校领导号召初中毕业生应积极从事农业生产第一线。做好“一颗红心,两手准备’’。

县城及各乡镇,共有初中毕业班十多个,只招生两个高中班共80人,当时我国的国策是“调整、巩固、充实、提高”,因此,各中等专业技术学校一律停招。大家估算了一下,招生比例应为8:1。我是班长必须抱着“一颗红心,两手准备”的姿态,对待升学就业。结果还是考上了高中。

上了高中,随着年龄的增长,思想也逐渐成熟。我总觉得,一个人,必须心系祖国,胸怀宽阔,努力使自己成为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高素质人才,才能做出更大的贡献。在高中一下学期,我被推选为班长,一直干到高中毕业。1965年7月高中毕业,那时,我县及学校仍强调农业第一线,有的同学不参加高考了,考完毕业式就回家了。我还是一颗红心,两手准备。

1965年9月1日,我跨入了大学的校门。从小县城来到省城大学校园,无论学习环境还是生活条件,都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。我想,一定要珍惜这良好的学习和生活环境,好好学习。大学生活不到一年,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,期间只能自学或断断续续上课。大学期间担任65级学生会主席兼总会副主席。1968年底大学毕业,因当时处在文革时期,各单位比较动乱,为保存好外语人才,周总理指示,把学外语的大学毕业生,暂时安排在解放军部队农场劳动锻炼,接受再教育。在军学连,我们虚心向解放军学习,积极劳动。部队农场在深山老林下。刚去时,冰封大地,白雪茫茫,吃住条件极差,这真是锻炼人的好地方。经过我们近一年的辛勤劳动,大地农田丰收了,自产的蔬菜也丰收了,猪崽养成大肥猪,房子亲手建成来了,吃住条件大大改善。年终工作总评时,我带领的军农三连二排五班,全班9人都被评选为“五好战士”,当时全连18个班独一份。本人也光荣的加入了党组织,成为一名共产党员。

原来计划我们这些大学毕业生,要在军队农场劳动锻炼三年。后来情况有变,上级决定改变计划,于1970年3月提前结束,开始分配工作。    

这时儿,沈阳军区空军去农场招兵,来招兵的解放军同志明确地讲,你们一旦被招,工作的地点是大山、海岛、草原、沙漠等地,生活条件极其艰苦,你们一定做好思想准备。那我也积极报了名,又经过五关斩六將,终于穿上了军装,光荣的成为一名军人。离开父母和妻子 ,登上南下的列车,日夜兼程,来到山东黄海前哨山头、海岛站岗放哨。

当时,石岛大山上自然环境很差。冬天,大风不断,时而大雪封山。夏天,迷雾连绵, 有时连绵10天半月,室内发霉,床铺潮湿。生活条件也不好,几间简陋的房屋,每间六人住上下铺,吃粮靠背,用水靠担。这样的环境和条件,对我们几位大学生来说,确实是严峻的考验。我既然响应党和毛主席“哪里需要哪安家”的伟大号召,为了保卫祖国、保卫人民,为了五星红旗高高飘扬,条件再艰苦,我也要坚持下去。那时的战备训练工作也很紧张,也很繁重。除了紧张的战备值班和训练,义务劳动也很重。盖房、修路、打井、建水塔埋水管、平操场、种地等。经过部队领导及干部战士的多年艰苦奋斗,我们的生活环境和条件,得到大大的改观。我从入伍至1996年担任班组长(训练队、后勤单位编制为班,作战业务单位编制为组)还担任党支部组织委员。我曾有两次提拔到领导岗位的机会,但都被我婉言拒绝了。我想,我们部队的工作性质决定,最基层作战单位更需要老同志。因为在基层业务单位干的时间越长,掌握的资料越多,工作经验也就越丰富。况且,当时与我同时来的大学生以及一些老一点的同志,一个个都走了。我暗下决心,一定在最前沿,最基层干到底。就这样儿,四十个春夏秋冬,一晃就过去了。

在四十年的军旅生涯中,我默默无闻,不为名利,始终扎根海边防第一线。九十年代,济南军区空军宣传部,出版的一本《闪光的足迹》宣传册,有一篇报道我的文章,题目为“军中映山红”。空军报记者走边防专拦报道中,有一篇题为“坚如磐石”文章中,报道了我的事迹。这么多年我所做的工作,也得到上级各部门机关的充分肯定。其中3次荣立“三等功”,并评为军区空军、空军、总参三部先进个人各一次等。另外,两次荣幸的参加济空司令部党代会。我部始终宣扬:要想干好我们这一行,必须牢固竖立“大山精神”、“海岛精神”、“草原精神”、“沙漠精神”。其中我是“海岛精神”的典型之一。

目前,我已退休多年,但军人的本色不能退。在军休中心各级党组织的领导下,做好力所能及的工作。

我从一个穷人家的孩子,能上小学、初中、高中到大学。后来又参军成为一名军官。如今退休安排在军休所,过着幸福的生活。这一切一切,让我深深体会到: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,没有新中国就没有五星红旗高高飘扬,没有五星红旗辉映着我成长,就没有我的今天。我要听党的话,我要为五星红旗添光彩。在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,阔步前行。



威海市军休中心 :李玉生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